传统文化的艺术呈现和现代表达
编者按:闻大型赣南民俗音画《客家儿郎》被第十四届中国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组委会邀作开幕式当天在深圳大剧院演出,可见该剧的影响和魅力。

欣闻大型赣南民俗音画《客家儿郎》被第十四届中国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组委会邀作开幕式当天在深圳大剧院演出,可见该剧的影响和魅力。笔者有幸在国家大剧院看过该剧的演出,故谈点个人的观后感,就教于深圳乃至全国的观众。

形式首创令人耳目一新

其次,关于“音画”,也具独创性。该戏不是舞剧,也不是歌剧,而是将民俗、音乐、舞蹈、诗朗诵辅助高科技的声、光、电去挥洒铺展,去巧妙交织、去抒情写意,让人目不暇接,令人耳目一新。都说艺术的生命在于创新,这种形式的创新无疑是重要的一环。实际上就民俗而言,它能让人对地域文化去感同身受,对当地历史去探根寻源,但其形式往往是质朴的甚至是简陋的。而艺术呈现则是提纯集结,使之更富有美感,进而大大强化感染力,《客家儿郎》正是通过传统与现代、古老与时尚的交相编织,让民俗有了现代感和时尚感却又不失其本来特质。

再次,迄今为止,国内有许多艺术门类如电影、电视剧、戏曲、小说、散文、诗歌等表现客家女人的勤劳善良、温柔贤惠和忍辱负重的高尚品格,但表现群体客家儿郎成长经历及精气神的舞台创新之作还是首部,故说其从内容到形式均为全国首创,是一点都不过分的。大凡艺术,首先是创意的表达。创意新颖独到了,其艺术魅力自在其中。

思想鲜明令人感奋不已

形式是为内容服务的。再好的形式,若缺乏充满正能量的思想内容,那就是金玉其外的躯壳。《客家儿郎》正如其剧情介绍所称,“演绎一方地域神采,一脉民族气运,一腔家国情怀”。

如“人之初”中,年少的儿童因贪玩而影响学业,在母亲敲鼓的警醒中,立志要发奋读书,立志为国成材腾飞;又如“人之子”中,又通过舞春牛的民俗演绎,表现一群好后生的担当与责任。先是通过父亲给长大成人的儿子受礼,把象征勤劳和力量的牛头交给儿子开启春耕第一犁。同时,男青年又与采茶女的羡慕到追求乃至成亲,表现出了青年男女对爱情、对美好、对明天的憧憬和向往。而在“人之夫”中,通过青壮年出门放排的艰辛与思念,表现出了客家儿郎敢闯敢拼,对妻儿、对家国、对故土的眷念与付出。而在“人之父”中,通过客家民俗上梁的象征,蒙太奇般将客家人别妻儿、求功名、闯南洋、参红军、建奇功的情怀展现得淋漓尽致,让观众情不自禁地为之动容感奋、热血沸腾。特别是通过分别诵读客家祖训:“一厚伦理,二尊王法,三救急难,四和乡里,五勤本业,六莫非为,七周贫乏,八谨祭祀,九孝尊长,十报国家”和客家精神:“慎终追远、尊祖敬宗、耕读传家、崇文重教、开拓进取、勇于创新、忠孝仁爱、兴家报国”,无疑是中华传统文化和客家民系的自信彰显,是客家儿郎价值取向的时代宣言。

艺术张力令人欲罢不能

如果说形式是为思想服务的前提,那么让艺术去绽放思想的光芒则是目标和结果,更是让观众受感动、被感染、再振奋的必由之路。《客家儿郎》在艺术上可谓独具匠心,令人欲罢不能。艺术的真谛,在于两个字:一个“情”,一个“趣”。而《客家儿郎》可以说将此二字贯彻始终。

如序幕生子添丁的神圣喜悦之情,如“人之初”充满时尚舞蹈语汇和极具孩童嬉闹课堂的童趣;如“人之子”长大成人的自豪之情,青年男女互生爱慕、打情骂俏的趣。这里特别要点到的是,该幕中“意影”之构思精妙绝伦,即一对男女在前场作想象的互爱互恋,而后场一对“影子”男女跳身体时时接触的双人舞(也是实体),让人遐想不已、流连忘返。再比如“人之夫”的表现,通过放排的男儿闯险滩、战激流不畏艰险的豪迈之情,穿插男人们之间调侃戏逗之趣,再用闪回的方式表达他们思妻念儿的深情,让人带着眼泪去会心一笑,个中滋味真是难于名状。其艺术张力和穿透力无以复加。

又比如夫妻离别的难舍之情,辅助以打甑盖之趣;妻子空房独哄婴儿的思念苦情,巧妙穿插看采茶戏“对花”的男欢女爱之趣,使得揪心与暖意交织辉映,直抵肺腑。在“人之父”中,当客家儿郎出门去闯天下、赴国难之前,安排给父亲洗脚的孝道之情,配合着儿孙玩风筝之趣,再用上梁的神圣之情、喝酒的豪情,辅之以花灯的艳趣。凡是艺术,不可一味抒情,或亢奋、或沉重、或心酸,就会让人难于喘息。也不可一味讨趣,或打情、或骂俏、或嬉戏,这就失之浅薄。唯有情趣相辅相成,犹如叙事有张有弛,让人既怦然心动,又赏心悦目,这是《客家儿郎》艺术上最成功的地方。

如果说艺术张力是现代表达的核心要义,呈现方式的创新同样是现代表达的根本选择。《客家儿郎》充分利用声、光、电、特技等高科技手段,不拘一格、大胆创新。如3D且动感极强的舞美背景,如舞台多维度的升降,加上美轮美奂的服装色彩,同时将民俗表演用现代舞蹈语汇去编排提升,自始至终给观众制造视觉奇观,令人美不胜收。

当然,笔者以为,《客家儿郎》尚有商榷之处,即通观全戏,男女情爱、夫妻缠绵、别离思念的戏份似乎偏多,以及明显重复的段落(艺术是讲究回味的),从主题出发似乎可再作删减。再就是“人之夫”与“人之父”的定位尚稍嫌模糊。但瑕不掩瑜,这场具有赣南独有标识又让所有客家人即观众产生共鸣的民俗音画,让客家优秀传统文化通过艺术呈现和现代表达将给中国的舞台艺术,留下浓墨重彩的华丽篇章。

 

编辑:林伟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