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杂谈分类:民间文学 | 传统音乐 | 传统舞蹈 | 传统戏剧 | 曲艺 | 杂技 | 传统美术 | 传统技艺 | 生产商贸习俗 | 消费习俗 | 人生礼仪 | 岁时节令 | 民间信俗 | 民间知识 | 传统体育、游艺与竞技| 传统医药 | 其他

龙门县永汉镇“上灯”文化节浅谈

来源:龙门县永汉镇文化站
浏览量:25480
时间:2014-02-25

客家文化博大精深。其中,“上灯”文化是客家民俗之一。它以“添丁”为中心,以“灯”的形式而展开的祭祖、慰祖活动。上灯活动十分隆重,春节期间,凡在上年添丁的人家都要在祠堂里吊一盏大花灯,而且要举行“上灯”、“暖灯”等仪式。其间户主抱着去年出生的男婴先向列祖列宗参拜,接着参拜长辈,长辈给“利是”表示祝愿,完毕后全族人开怀大饮。吃过灯酒,男婴就算正式加入宗族行列,将名字注入族谱。

一、古宅上灯,源远流长

龙门县永汉镇的上灯仪式,一般都在古宅进行,这更障显古风民俗的淳厚酽浓,源远流长。

(一)鹤湖围既是省级古村落,又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始建于清代同治二年(1863),是龙门县现存建筑建造最早保存最完好的古村落。祠堂三进,中堂正厅上悬挂木匾“树槐堂”楷体字。据《宋史》记载,鹤湖王氏先祖王佑为勉励子孙立志求进,以槐树象征渊博的学问和崇高的地位,在庭院中手植三株槐树。树槐即树人,“树槐堂”三字,寄寓了祖先对后代成材的殷切期望,也反映了客家人耕读传家的文化传统。从历史深处走来的鹤湖围,不仅雄浑壮丽,更蕴含厚重的文化,尽显岁月的沧桑。迁徙,漂泊,流离,拓荒,定居……上灯仪式,就在鹤湖围的传奇中进行,在一曲吟唱了一百多年的老歌中进行。每年的农历正月十三是鹤湖村的“上灯节”,为村里新出生的小孩摆酒庆贺,同宗祠的村民,集中在宗族祠堂,接花灯、上灯火、祭祖先、请舞狮队助威助阵,悬挂花灯祈福。

(二)官田村王屋古建筑文祐王公祠,是第三批省级古村落,四进四合院式布局,堂正中挂一块木匾“世德堂”。祠堂旁有文笔塔,上刻“钟奇毓秀”、“经纬乾坤”。官田村2013年添了8个男丁,上午十点,8户人家抱着男宝宝,背着祭祀的礼品,有鸡以及一些吉祥造型的油煎食品。上灯的队伍一路要在各个不同的地方致礼。首先他们祭祀的地方便是文笔塔,文笔塔供奉的是土地神、文武帝和文曲星。除了土地神、文武帝和文曲星,还有观音娘娘和列祖列宗以及古院落里的功名石碑。每到一处,必点灯芯、腊烛、烧纸、鸣炮,全套程序下来得四五个小时。

二、寓意添丁,世代传承

上灯,主要是由3个大小不同的花灯构成的圆形花灯,花灯的竹篾间还要贴上圆形的纸片。大小不一连成串的圆形花灯,寓意着父带子,子带孙,子子孙孙传承下去。每年村民儿子出生后在自己的祖祠吊灯(丁),生男孩称为添丁。在岭南方言中,“添丁”与“添灯”谐音,“添灯”便具有了特别的寓意与祝福,家里添了男丁,过年时就要点花灯为孩子祈福,希望家族百子千孙,人丁兴旺。“添灯”也就演变为浓郁的传统习俗了。如今,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很多地方点花灯的习俗逐渐淡化了,而四面环山中间盆地的永汉镇将这一民俗完好地保留了下来。

龙门县永汉镇当地的风俗,一般是当年生了男孩的人家才到祠堂挂花灯。本地灯或客家灯一般挂在祠堂里,伯公灯就由村民随意挂在村子里的伯公庙或村子里的大榕树下。因为只有生了男孩的人家才能挂灯,有些暂时没有男孩或想生男孩的人家,就想方设法去“偷灯”挂放在祠堂里的花灯不敢“偷”,就去“偷”挂在伯公庙或大榕树下的伯公灯,并将“偷”来的伯公灯挂在家里,祈求来年能生个男孩。求子是传宗接代的需要,这种方式虽是违科学的,但它的确能能使一些人得到一点心理满足。客家人重视讲彩头,作为精神上的慰藉和鼓励,反映人们良好的愿望与欲求。现今为家里添灯亦有期盼寓意“添丁”的美意。家人朋友结婚或有新生儿,亲朋或会选择花灯相赠,寓意新婚早日添丁。

三、扎灯制作,成就手艺

(一)花灯类型:永汉的花灯约有3种类型:一种是被当地村民称为本地灯的圆形花灯,一种是被称为客家灯的方形花灯,还有一种被称为伯公灯的小花灯。圆形花灯最大,全部组合好的圆形花灯,高约5米、宽约1.2米;方形灯高约2米、宽约1米;伯公灯最小巧,高约30厘米。

(二)扎灯过程:扎灯的细节颇有技术含量。如开篾,一定要开到两毫米厚,减一分易折,多一分易崩;裱糊花灯周身的图案,就更讲究,先用模子雕出观音送子、状元郎等图案,然后用上好的颜料油印出来。什么样的灯才算检验过关?灯扎好后,制灯人将其抛到高空,掉下来不散架,这才算合格产品了。手工扎花灯,费时费力,工序复杂,过年时才有市场,需要扎灯人耗得起时间和精力,因此,很多地方的这门手艺渐行渐远,几乎没有年轻人原意学它了。但永汉镇的村民们乐意做这个手工活,反正自家山里有的是老竹子,手艺也是现成的,烂熟的,大家聚在一起做花灯,说说笑笑间,手头的活就出来了。因为这里的花灯很出名,每年都有不少外地或本地的村民来订做花灯。

(二)花灯意义:源远流长。因了添丁习俗,成就了一批手艺人。花灯,称得上是典型的民俗工艺美术作品;扎灯、观灯、因灯而举行各种仪式。而说起花灯的意味之古拙,上灯、点灯、祭祀、庆贺等一系列仪式之繁复之完整之讲究,当属广东惠州龙门县永汉镇鹤湖村虎头村。在广东省首届花灯文化节暨2012第三届洪梅花灯节上,龙门传统花灯传承人何廖福的参赛作品皆获金奖。传统的龙门花灯已有300多年历史,做工考究,且为全手工制作。我们看到了获金奖的那盏花灯,五颜六色,乡土气息,巧手天然,古风翩翩。金奖得主之一何廖福说,得奖的这盏灯只是从村子里制作的100多盏花灯中随意提出来的,没想到就获奖了。随意拿一盏花灯就能获奖,看来村民们手艺不俗。村民们很多人家祖祖辈辈都做花灯。

四、注入新的时代元素和人文意义

在新的时代,“上灯”文化注入新的元素。即:呼朋唤友,大摆宴席,海吃海喝,派对狂欢。究其实,“上灯”除了吃喝之外,它的终极意义是“和谐”,吃吃喝喝是形式,沟通感情,融洽关系,互通有无,礼尚往来等等才是实质。

(一)“上灯”是一个平台。

邻里街坊,亲戚朋友,平日各自忙活去了,难得碰面,更难得在一起叙聊,趁着过年,都回来了,大家聚在一起,于推杯换盏间,不觉就交流了生产经验、致富心得,不觉就沟通了感情,消除了芥蒂。这一天,家家搬来桌椅板凳,不分贫富贵贱,欢聚一堂,喜气洋洋,还有什么比这种氛围更好的呢?似乎大家想象中的“共产主义”也不过如此!“上灯”,成了构建和谐社会、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一个很好的平台。

(二)“上灯”是一个土特产展销会。

在自家门前摆摊卖土特产,这种感觉非常好,便捷又自豪。“上灯”这天,到处都是摆卖的摊档,土特产应有尽有,人们宛如到了农村的圩日。年过六旬的叶婆婆在自家门前摆起了小摊,卖地道的豆腐花。她说,以前她要挑着豆腐和豆腐花去其他村子去卖,但现在,在自家门口就能有不错的销量。今年二月初二嘉义庄做棚节上,她自制的100多碗豆腐花全部卖光,后来很多游客想吃都买不到了。更为醒目的是,摆卖农民画的墙头挂得琳琅满目,“丰收之歌”、“和谐山村”、“桃源山庄”、“太平盛事”、“梅竹情深”……还有书家在当场挥毫。这真是:古村致富振民魂,盛世崇文兴国粹。

(三)上灯”是一个乡村狂欢节。

古宅的前坪,搭起了一个大竹棚,村子里专门请来一个甚至多个粤剧团,连唱3天或数天粤剧,让村民一饱眼福。舞台上,演员们缠绵入戏,舞台下,村民们痴情入迷,非常谋杀眼球。

(四)“上灯”是一个敬老日。

每当“做棚”,村里的晚辈们都回来了,无论百里开外,还是千里迢迢,在外捞世界的儿子,嫁出去的女儿,都会拖家带口地赶回来,围拢在爷爷奶奶阿爸阿妈膝下,礼物摆了一屋子,嘘寒问暖满心窝。更有意义的是,80岁以上的阿婆阿公会被隆重请上“做棚”的长者席呢。已经高寿91岁的李阿婆好笑得不见牙,她在王屋古宅里住了73年了,宅子老房子大就盼热闹啊。

(五)“上灯”成为特色旅游热点。

龙门的旅游热让珠三角游客成为“做棚”的新角色,八方游客陆续参与其中。王屋村现有800多村民,2013年2月22日“上灯”那天,村子里“哗啦啦”涌进数千人,等于平均每户村民有60余位客人。除了村民们的亲戚外,还有来自深圳、广州、东莞、增城等地的一些“冒充”亲戚的驴友和自驾游客,多辆小汽车齐刷刷停在古宅池塘边,煞是壮观。好客的村民们拿出年桔、米饼招待游客,还与游客交换电话号码。游客们说,这个风俗不仅是“上灯”活动也给城乡青年男女提供了结缘的机会,以后还有可能“城乡做亲家”呢。

(六)上灯”能有效地抑制聚赌等不良风气。

过年之后的正月,农闲,手中又有几个小钱,农村的聚赌非常严重,甚至可以说全国每一个角落都一样,聚赌的一群,围观的更多,男女老少无一例外。而龙门县永汉镇近年的“上灯”热,让村民们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得到了提升。朋友多了路好走,于开拓视野,提升境界,创意致富等等都有裨益。

结语:总之,“上灯”的具体内容根据时代的发展不断演变,由最初的与远方的亲戚朋友、外嫁的女儿等相聚,后来慢慢地增添唱戏文、看电影、舞狮、球赛、妇女广场舞等村民表演、交流致富经等内容,还成为了村镇的推介会,成为了一个构建和谐社会、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平台。永汉镇的“上灯”风俗对城市人有很大的吸引力,以此丰富旅游路线,旅游能给农户带来很大效益。古村落,有较高的历史、文化、艺术价值,后人在古宅子里举行“上灯”活动,更是添加了一道有着悠久历史的人文景观,这是它的深层意义,无疑,它还是“文明乡镇”、“最美乡镇”的标签,乡情浓郁,其乐融融,民风古朴,一派祥和……

 

编辑:梁少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