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生九子之二·睚眦

睚眦雕像

龙吞口上的睚眦

 

睚眦(yá zì )

简介

睚眦,龙之二子,龙身豺首,性格刚烈,好勇擅斗,嗜杀好斗,总是嘴衔宝剑,怒目而视,刻镂于刀环、剑柄吞口,以增加自身的强大威力。俗语说:一饭之德必偿,睚眦之怨必报。睚眦便成了克煞一切邪恶的化身。

常见地方

睚眦,是老二,平生好斗喜杀,刀环、刀柄、龙吞口便是它的遗像。这些武器装饰了龙的形象后,更增添了慑人的力量。它不仅装饰在沙场名将的兵器上,更大量地用在仪仗和宫殿守卫者武器上,从而更显得威严庄重。

相关成语

睚眦必报

秦昭王时,秦国一位权高势大的宰相范睢(suī),是魏国人,这人极有口才,秦昭王对他十分信任。

范睢本是魏国人,在魏国时曾随“中大夫”须贾到齐国去过一次,须贾怀疑他同齐国私通,回国后报告了宰相魏齐。魏齐叫人把范睢毒打了一顿,范睢装死,才得脱险,躲在一个好朋友郑安平家里,改名张禄,慢慢养伤。接着,他又通过秦国派到魏国来的一个使臣王稽的关系,偷偷到了秦国。在秦国,又经王稽的推荐,并且仗着他巧言善辩的一张嘴巴,取得了秦昭王的赏识,登上了宰相的高位。

范睢当了宰相不久,就说动秦昭王发兵攻伐魏国。魏国派须贾前往秦国,请求罢兵。范睢知道须贾来到了秦国,便化装成一个游荡他乡的穷汉,到客栈去看他。须贾见是范睢,吃了一惊,说:“啊,你原来还活着!”谈了几句话,须贾觉得他可怜,便顺手取件绨(tí)袍送给了他。

后来,当须贾知道范睢就是秦相张禄的时候,想起旧事,不禁惶恐万状,立即光着上身,跪在范睢面前请罪。范睢将须贾大骂,列数了他的罪状,又特地举行了盛大的宴会,当着各国代表和全体宾客的面侮辱了他一场;还说,姑念他赠送绨袍,总算还不忘旧情,饶了他的命。可是,必须告诉魏昭王,迅速把魏齐的头送来,否则就要发兵杀到魏国的国都去。

魏齐听得这个消息,吓得逃到赵国,赵国也怕得罪秦国,不敢收留;又想逃往楚国,楚国也不欢迎。这位宰相终于被逼自杀。

他保荐救了他性命的好朋友郑安平为秦国的将军,提拔王稽为“河东守”;还把部分家产分散给其他曾经帮助过他的人。

《史记·范睢传》也说他:“一饭之德必偿,睚眦[yá zì]之怨必报(睚眦,是瞪眼怒视的意思)。”——纵然只给过一顿饭的小恩,也要报答;纵然只瞪过一眼的小怨,也要报复。这就叫“一饭必偿”、“睚眦必报”。形容小恩,叫做“一饭之恩”,形容小怨,叫做“睚眦之怨”;

形容心地偏狭,气量狭小,些微嫌隙都不肯相让,就叫做“睚眦必报”。

相关传说

睚眦者,龙生九子之一,虽为龙种,然身似豺豹。其父嗔,欲弃之,幸而母亲哀求,得以苟全性命。

十年成人,拜别家门,投天涯而去。于天地而立,但见海阔天空,不可丈量;风起云涌,纵深无限。不禁感慨万千:“吾虽身形非龙,然志气是龙。虽无龙族呼风唤雨、腾云驾雾之能,却也傲气冲天,志在四方。父以貌取人,吾实不敢言,夫有志者,能屈能伸,今自立门户,誓成大事,以正龙子睚眦之名!”言毕,浪迹天涯,以寻成事之机。

姬昌者,周之文王也。屈于商纣帐下。纣王弃臣而贪色,酒色乱性,荒淫无道。文王谏之,纣不喜,乃先杀其长子,后害文王。所幸文王命不该绝,落荒而逃,历尽艰辛,乃回都城西歧。纣大怒,诏书各诸侯,欲兴兵灭周,以除后患。

文王归周以来,夜不能寝,昼不能眠。周危在旦夕,文王度日如年。一日做梦,见龙神将至,欲请之,梦醒。文王善卜卦,乃择一良日卜之,曰:“西歧之东,有能人相助。”乃往。行不过数里,于河畔一巨石旁寻见一奇人,此人身形怪异,但见其面如豺,身如豹,身负银刀,烂袍金甲;威风凛凛,似有吞月之势,气宇轩昂,如有揽日之力。此人乃龙子睚眦也。

文王壮胆而问之:“壮士何许人氏?身形何以如此怪异?”

答曰:“龙子睚眦!”

文王大惊,疑有神助,乃言:“吾名姬昌,周之文王也。”

睚眦亦惊,只见这老者气宇非凡,却不曾想是周文王。睚眦心中喜道,今事可成矣。乃行礼:“文王安好?”

文王还礼道:“身有疾,是以寝食难安,如坐针垫。”

睚眦大笑,文王不解,乃问何故。

睚眦笑言:“文王之疾患之久矣,乃纣王伐周耳!”

文王惊诧不已,随即神色黯然:“纣王诏书各路诸侯,以叛乱之名欲伐吾周,周危矣!”

“王以何迎之?”

文王对曰:“纣王者,虎也。今纣王欲携天下之兵而伐周,四面皆敌,寡不敌众,周如砧上之肉而四面皆虎,众虎竞食,徒之奈何?若以兵拒之,必玉石俱焚,若不拒之,则坐以待毙。悲哉!痛哉!”

睚眦道:“文王安能坐以待毙焉?”

文王踌躇片刻乃道:“为子之道,其孝为先,为臣之道,以忠为本。纣王无道,天自谴之,姬昌若因此而违纣王意,乃不忠。姬昌不忠,纣必怒而伐周,若因此而丢祖上基业,乃不孝。固姬昌当以颈上人头请罪,以退纣王之兵,而不至名节遭损。”

睚眦冷笑数声:“人言周文王乃仁义之君,今见之,不过迂腐之老叟耳!”

文王怒言:“姬昌以礼相待,汝何出此言?”欲走。睚眦复笑。

文王曰:“话不投机,有何可笑?”

睚眦乃正色道:“今纣欲兴兵于周,不战而屈人之兵,乃王无志;先祖基业创建不易,今尽毁王手,乃王不孝;纣王兴兵,已箭上弦,刀出鞘,焉能因王之头而罢休?王一相情愿,如妇人之见,乃王无智;为君者,当恩泽苍生,若因王而遭至灭顶之灾,乃王不仁;纣王无道,哀声起伏,若有一支义军击之,必群雄四起而援之,纣之军,必如土崩瓦解,王不兴兵,乃王无谋。固而方才笑之!”

文王大悟,面带惭色道:“姬昌迂腐,愧不敢当,险误大事,壮士之言如雷鸣惊梦。然祖上基业已如风中残烛,当以何迎之?”

睚眦拔出银刀,就巨石上画出一方地图,以刀为笔指点江山,其言:“商纣地广数千里,权及天下,实乃外强中干。纣之兵权散落于各诸侯,直接听命于纣者,不过朝歌一带。因此文王必先与各诸侯联盟方为上策。可速谴能言之使说之。可嘱使言‘纣王暴政,人皆不敢言,周与各诸侯乃唇齿之势,唇亡而齿寒,因此而不可助纣为谑。今纣兴兵,人声皆哀,国将有殇,周可占人和;朝歌距西歧千里有余,非朝夕可至,周可占地利;纣贪色弃臣乃逆天而行,周可占天时。昔日商汤废禅让而立世袭,取夏而商代之,今商纣逆天无道,亦当群雄取而代之。因此周与各诸侯歃血为盟,乃兴兵而伐商耳!’如此这般,诸侯焉有不结盟之理?”

文王喜,乃言:“姬昌即日谴能言之使往四周诸侯说之,可以立歃血为盟之誓。”

睚眦言:“极善。”

文王又言:“纣当兴兵,当怎生以迎?”

睚眦刀指地图对言:“今观天下之势,周于西,商于东,相隔千里。纣军慢则一年,快则数月,非朝夕可至。其间,文王可励精图治,广积粮多囤兵,则可拒彼军。彼千里而来,必人困马乏,可坐而迎之,以逸待劳;彼远来,必急攻,可避之,久攻不下,彼必噪,兵者忌噪也,可使一计而反击之,彼军必如土崩瓦解,可乘胜追击,一鼓作气攻至朝歌,则天下定矣!”   文王大喜,乃拜睚眦而道:“夫大志者,高瞻远瞩,雄才韬略,必有包藏宇宙之机,壮士真乃有志者,姬昌不如!姬昌现求贤若渴,若有壮士相助,则事可成矣,切莫推辞。”

睚眦乃拜文王道:“睚眦虽为龙子,然相貌丑陋,亦无呼风唤雨之能,为父所不认,因此实乃山野村夫耳。承蒙文王看重,睚眦不才,当尽力而辅之,以正吾龙子之名。睚眦乃一介武夫,引兵杀敌尚可,若论治理国家则弱。今文王可沿河畔而去,可见一垂钓老者,其名姜尚,号子牙,虽年过花甲,实乃贤者,有经天纬地之才,王可速请之,若得姜子牙,则天下可定矣。”

言毕,文王乃携睚眦沿河畔寻姜子牙而去。

其后,如睚眦所言,众诸侯与周结盟,皆派兵援之。文王得道多助,有志者,皆投之。一年后,文王驾崩,其子姬发即位,号武王。不日,纣军而至。姜子牙与睚眦以兵迎之。纣军大败而归,武王亲统军而追击之。于牧野一战击溃纣军,商纣亡,周武王乃统天下。众诸侯无有不从者,皆进都朝贺。

其后,武王封姜子牙为侯,号“齐”;而天下归周之日,睚眦不辞而别,武王噫嘻不已,乃亲自命工匠铸睚眦像于刀剑龙吞口,世代相传,以谢龙子睚眦辅周之恩。

发布时间:2012-10-18 编辑:常爱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