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樵山下桑绿蚕肥 七星村桑基鱼塘守望乡愁

积雨空林烟火迟,蒸藜炊黍饷东菑。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鹂。”这是诗人王维笔下惬意的田园生活,也是很多现代人向往的、甚至认为再也回不去的“故乡”的样子。但是在南海区西樵镇的七星村,这时节,正有成批的游客赶来,采摘那黑红饱满的桑葚,村里的桑基鱼塘让人感觉恍若隔世。

是的,就是在富裕的珠三角腹地的南海,就有这样安静而美好的村子让你着迷。对于七星村而言,桑基鱼塘曾是它最为自在的生产方式,也是86岁的村民陆卓钊关于故乡最美好的记忆。然而在工业化的浪潮中,它也曾迷失,也曾弃本,也曾不知所措,但好在它懂得及时刹车,并找回了自己的本真,而大量的游客也在证明着,这样的农村发展模式,一样有其存在的意义。

西樵山下桑绿蚕肥

郁郁葱葱的古树遮掩着村中主干道,道路两旁不时可见波光粼粼的水塘;阳光透过树叶缝隙,落下斑驳的树影,微风吹过,落红无数;阿婆阿伯擦肩而过,各自安然静享这独特的时光。当晨雾还未散去时,你会以为自己到了仙境,当清风微拂时,你能很明显地感受到风的脚步,它在水塘里留下涟漪,还拨弄起村中古稀老人鬓角的白发。

这是记者第一次走访七星村时的印象。

春暖花开,七星村仿佛也被春光融化。在南海博物馆对面,渔耕粤韵文化旅游园里的桑基鱼塘向世人敞开了怀抱,游客纷至沓来,采桑说旧事,仿佛能在这里找回童年记忆。摄影爱好者兴伯,掩不住内心的兴奋,举起镜头一阵狂拍。

吸引兴伯的是小姑娘们采桑的镜头,她们穿梭其中,桑叶翠绿,桑葚紫红,小姑娘们掐着指尖,轻轻一碰,桑葚就掉进篮子中。桑汁浓郁,将她们的手指也染成了紫红色,但小姑娘们却丝毫不在意,纷纷举着手对着兴伯的镜头炫耀自己的“战果”。

“爸爸,太好玩了,以后你还要再带我来。”从禅城赶来西樵采摘桑葚的杨先生一家很开心,这是7岁的女儿杨锦儿第一次到这样的田园玩,她不知道这是她父亲儿时每年都在玩的事,为了满足女儿对爸爸童年的好奇,他们还特地带了几只蚕回家养。

此情此景,犹如《诗经》里所述的“女执懿筐,遵彼微行,爱求柔桑。”“没想到今天还能带着小孩重走桑基鱼塘,感悟蚕桑文化。”西樵平沙的冼姨感慨道。

或许这就是我们的乡愁,能够从喧嚣的大城市里逃离出来,行走在先人曾走过的路上,做着先人做过的事,细细品味着他们感春伤怀的情愫。

没有桑也没有蚕的失落

住在七星村已有八十多年的村民陆卓钊,还不知道渔耕粤韵文化旅游园的热闹。

在他的记忆中,七星村曾经有着不计其数的水塘和粗壮的桑树,父母养蚕,他们便帮着采桑。这是他儿时的记忆,现在的乡愁。但是在他四十岁的时候,水塘、桑树却像迷茫的孩子找不到家一样,被遗忘和丢弃。

七星村由闸边、田心、竹园、石龙、高浪、凤台、廖江七条自然村组成,面积5平方公里,共有15个村民小组,共1071户。百余年来,村民都在此地精耕细作,过着淳朴自然的农家生活。1972年,这里还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桑基鱼塘”农田示范区,并留下“世间少有美景,良性循环典范”的评语。

“七八岁时,我就在这片土地上帮父母养蚕种桑,吃桑葚吃到满嘴乌黑。”谈起往事,陆卓钊神采飞扬,“那时村里的鱼塘很多,说是千顷鱼塘万亩良田并不夸张,但不是家家户户都有。我们种桑养蚕,蚕沙(蚕粪)喂鱼,塘泥肥桑,鱼也特别肥美。”

其实这种桑基鱼塘的势弱早已显现。1929年,资本主义国家爆发经济危机,工商业凋零市场萧条,丝织品销路锐减,外销量不断下降。珠三角桑基鱼塘面积也随之大大缩小,七星村也难逃厄运。

在七星村土生土长的罗少甜,见证了这一历史。“不知道什么时候,七星村周围出现了很多工厂,有黑烟有污水,养的蚕都死了。”罗少甜很痛心,就在那时,桑基鱼塘因市场收效慢等原因,逐渐缩减。

蚕死了,桑树也被砍了,望着七零八落的桑基鱼塘,罗少甜很愤慨:“这是沉淀了一代人回忆的农耕模式,我们轻易丢掉了,很可惜。”

发展生态农业唤回乡愁

当经济发展的大潮滚滚袭来,村民们在空地开辟土地盖起了新房,与他们的祖屋只有一街之隔。而那些祖屋没有人打理,也不敢有人完全将其荒弃。破败而古老的祖屋,也提醒七星村的人,要记住乡愁。

“乡愁”是什么?或许是故乡的一阵风,或许是故乡的一朵云,或许是故乡的一捧水。千百年来,我们在这里栖息,诗意地寻找心中的世外桃源,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这就是我们的“乡愁”。

七星村的人当然不会忘记。于是他们开始寻找,却突然发现守望故土就是最好的出路。

“1995年以后,珠三角的桑基鱼塘几乎消失殆尽。”2012年,南海区政协委员区广淇关注到了七星村。他以民建南海总支和工商联的名义,向政府递交了《打造“文翰樵山”岭南文化高地发展“渔耕粤韵”现代观光农业》的提案。在他看来,这里是珠三角桑基鱼塘的“沧海遗珠”。

这个提议很快得到落实。西樵山脚下,渔耕粤韵文化旅游园正逐步扩建。“在没有改变七星村原本鱼塘地貌的基础上,最大限度还原桑基鱼塘,让游客记住历史,回归自然。”西樵镇渔耕粤韵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余乔金介绍。

曾经的采桑女罗少甜也很开心,她被渔耕粤韵文化旅游园聘请,再度当起养蚕种桑人。“桑树都有一个循环培植期,肥沃的塘泥让桑树养分充足,培育出优质桑叶。”罗少甜说,尽管现在的空气质量好转,但蚕宝宝依然“敏感”,需要小心照顾。

尽管目前桑基鱼塘的经济收益尚不明显,但每年越来越多的游人到来,也凸显着这样的村对城市的价值。物以稀为贵,相信假以时日,它的经济价值会得到更多体现。

发布时间:2015-03-30 编辑:林伟杰